讷言敏行真君子--走近高一级部主任耿军

当前阅读:       发布时间:2008-12-10

 

 

剑眉朗目,英俊儒雅,帅哥风度,但已有21年教龄。

曾经在实验中学干得顺风顺水,担任学校的教科研主任。

来一中后,从班主任干起。已经是级部主任,仍兼任班主任。一中“八联冠”的接力赛中,曾经三次领跑。

家庭美满。妻子是一位全县知名的优秀教师,儿子今年跨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校门。

他,就是高一级部主任耿军老师。

知难而进的拼搏精神

1987年毕业后,耿老师被分配到县实验中学当了一名数学老师。1989年他考取了华东师范大学的函授本科,并于三年后以优异的成绩顺利毕业。凭着自身良好的素质和勤奋执着的精神,耿老师很快脱颖而出,成为一位很有名气的骨干教师:他先后被评为市教学能手、是学科带头人,并担任了学校的教科研主任。对他来讲,初中的教学与管理,已经是轻车熟路,比较轻松了。

1998年,耿老师面临着一项挑战性的任务------他被择优选拔到邹平一中从事高中教学。他当时面临两个困难,一个是业务方面的压力,虽然对初中教学非常熟悉,但对高中教学却比较陌生。另一个困难更严重。多年的强直性脊柱炎正使他经受着巨大的折磨,尽管才30岁出头,但连下床、下楼都很吃力。但是,耿老师却克服了无数困难,毅然接受了这一挑战,不仅带两个班的数学课,还连续担任班主任工作。身体不适,他一边治疗,一边靠着坚强的毅力挺着。业务不熟练,他执着钻研,虚心请教,不断反思。2001年、2006年他送的两届文科毕业班,本科上线人数均列全校第一名!他撰写的多篇论文先后在《山东教育科研》等专业报刊上发表,并在全县和全市多次执教示范观摩课,多次被评为县优秀教师、优秀共产党员、市教育工作先进个人,辅导的学生在数学竞赛中连连获奖。

以身示范的自律意识

对老师们来说,日常工作中最累的不是学科教学,而是班主任工作。耿军老师参加工作21年以来,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甚至在做了多年的级部主任之后,他仍然还坚持着这份很多老师不愿干的工作。

这不,2008届高三级部,耿老师再次担任班主任。说实在话,一个级部主任的工作就已经千头万绪了,级部还要求备课组长、中层干部每周听课3节,他在百忙之中始终坚持听课3节以上,并及时给任课教师评课。再加上班主任,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尽管如此,耿老师并没有产生任何特权思想,而是要求其他班主任做到的,他自己首先做到。家住在老城区,离学校比较远,但他每天早晨早早到校,晚上10:00以后才回家。多少次离开家时还是星斗满天,多少次回到家时已是万家灯火。教室里、走廊里、办公室,到处是他忙碌的身影。高三最苦,高三最累,但是级部主任能做到的,其他老师也能够做到。整个高三级部,从教师到学生都体现出稳健扎实的作风,高昂振奋的士气:教师心态稳定、工作扎实、敬业奉献;学生学习刻苦、纪律良好。这一切与他的带头作用是分不开的。

合作宽容的人格魅力

耿军老师为人随和,不管是干班主任与任课教师协调工作,还是当级部主任搞常规管理,从没看到他与哪一个人声色俱厉,以势压人,训斥师生。

但是,耿老师决不是一个毫无原则的“老好人”,熟悉他的老师们都知道,他在工作中靠的是规范细致,未雨绸缪,部署到位,督促及时。哪位教师真的出现了工作失误,在集体会议上他都是对事不对人,该批评的批评,该惩罚的惩罚,私下里他都会找到当事人再进行沟通和指导。他经常说:“年轻班主任难免犯错误。对他们来讲,具体细致的指导比暴风骤雨的批评更重要。”年轻教师见到他不害怕,不隐瞒,没有隔阂,很多事情都会开诚布公地跟他交流,听取他的指导意见。在他们眼里,这位级部主任更像一位可亲可敬的老大哥。

2001年送完毕业班后,耿军老师在高一级部担任理科实验班班主任。这个班,在他的精心管理下,班风正,学风浓,常规管理、班级成绩都很优秀。可是高三开学三个月之后,他却接到一个让他感到意外的通知:由于工作需要,学校安排他把老校区的高三放下,马上到新校区上任,担任高一级部副主任。想到那些朝夕相处的高三学生,尽管难以割舍,但他又全心的投入到了新的工作,从没听到他有任何惋惜和抱怨。

多年以来,社会和学生形成了对文科的偏见,很多学生不管是否适合学理科,但在分科时坚决不报文科。这导致学校文科教学多年的低谜,很多语、数、外教师不愿干文科班班主任。耿老师来新校接手的级部,在高二文理分科后情况依然不够理想。当时,级部分成两个理科区和一个文科区,他服从学校安排,担任文科区主任。他和老师们不畏难,不发愁,埋头苦干,扎实工作,2006年高考文科区应届本科创下了历史新高,实现了学校文理“两条腿”走路的战略目标。

2006年送完毕业班之后,学校安排耿老师到高二级部。他仍然干班主任。这一次,他接的是一个理科班,但是底子比较薄弱,常规管理也相对落后。恰巧的是,他儿子就在这个班里,一番系统规范的整顿治理之后,班级大为改观,这也提升了他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他与儿子的关系比较民主,很少端家长架子,儿子经常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交流。当然,作为“内线”,班里的情况也很少向爸爸透露。他教育儿子也很注意方法,对儿子的缺点,他一般不当面批评,而是在班里上晚点的时候,作为一类共性的问题点出来。这种润物无声的教育方式收到了理想的效果。经常有人说,当老师的悲哀就在于教好了别人的孩子,却耽误了自己的孩子。而耿老师却给了大家一个不同的答案。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道家的辩证法哲学告诉我们东方智慧的博大精深:最高境界的教育不是说教,而是身教,是不言之教。一个被群众拥戴的干部,不是盛气凌人,而是谦虚之下。耿军老师多年的工作经历,似乎也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