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学、明德、闻道楼楼门标语及阐释

当前阅读:       发布时间:2011-04-19

问学、明德、闻道楼楼门标语及阐释

 

问学楼

 

一、知识贵求  学问贵问   贵在自学

简释:“学习”一词,在传统文化的用语中,习惯称之为“求学”、“问学”,现在常言中,还经常用到“求知”、“求教”,把“知识”叫做“学问”。《论语》一书中,“学”字出现65次,而“问”字却多达121见。说明在我们的传统教育思想中,“求”和“问”是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它实际上反映了教育的本质和规律。

1、“求”和“问”不仅是学生学习主动性(即“要我学”和“我要学”)的问题,也包含了“教”与“学”的关系(即以学生为主体),由此而及于学生的学习理念、教师的教学理念、学校的教育、科研管理理念的根本性转移。

2、教育规律必然要符合人类的认知规律。“求”和“问”,作为认知规律,与辩证唯物主义的“内因”“外因”说、与当代西方流行的建构主义的“同化”“顺应”说在本质上都是完全吻合的。

3、“求”和“问”最终归于学生自学习惯的养成。学生有了自学习惯和自学能力,“终身学习”才有可能,“对学生终身负责”才不是一句空话。如果一旦学生的求知问学成为自觉,其深层次的意义是:将会激活学生的自我意识、自主意识。学生个性的形成,人格的培养,精神的独立才可能实现。现在社会上一片“以人为本”、“以学生为本”的呼声,但是,如果学生自己没有自主意识,学生自己都不以自己为本位;如果我们不去培养,引导,激发学生的自主意识,那么,素质教育就只能是社会、学校、教师的一厢情愿。

因此,我们说:一个“求”字,一个“问”字,里面有丰富深刻的理论内涵,有很强的现实性、针对性和巨大的实践意义。我们不妨引证几位前辈教育家的论述。陶行知先生说:“与其把学生当天津鸭儿添入一些零碎知识,不如给他们几把钥匙,使他们可以主动去开发文化的金库和宇宙之宝藏。”叶圣陶先生说教育的本质是“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说教育的过程是“引导学生自己学习,学会自学”,以至坚持终身学习的过程。说教育就是教人自我教育。梁漱溟先生在《我的自学小史,序言》中说:

“学问必须自己求得来者,方才切实有受用。反之,未曾自求者,就不切实,就不会受用……学问和艺术是一理:知识技能未能到融于自家生命而打成一片地步,知非真知,能非真能。真不真,全看是不是自己求得来的。一分自求,一分真得;十分自求,十分真得。自学这话,并非为少数未得师承的人而说,一切有师傅教导的人,亦都非自学不可……我们相信,任何一个人的学习成就,都出于自学,学校教育,不过给学生开一个端,使他更容易自学而已。”

二、闻一知十    告往知来    温故知新

简释:

闻一知十:出自《论语·公冶长》“回也(颜回,孔子最赏识的弟子),闻一知十。赐也(孔子弟子),闻一以知二。”

告往知来:《论语·学而》:“子贡日:‘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温故知新:见《论语·为政》:“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三句话都暗含一个“思”字。思考,积极地独立思考。这是我国古代的学习迁移理论。学生要想具备“求知”、“问学”的品质,首先要养成勤思、好思、善思的习惯。可以说,“思”是落实“求知”“问学”的必要条件,是落实素质教育,以人为本,培养健全人格,独立精神的最根本的切入点。

在诸多能力中,思维能力是最根本的最重要的。

我们的学生(包括优秀生),普遍缺乏这一点。

人类有了思维,才成为高级动物。

知识是末,思维是本。

以人为本,在教学上,说到底,就是以学生的思维为本。

我们教学的脚步,一直是停留在知识面前,还不能上升到学生思维的层面;我们多年只是量的积累,还没有质的飞跃。一切问题,应该从“思”字入手。诸如:培养学生思维的兴趣,给学生留有思维的空间,引导学生思维的推进,为学生创设创造性思维的教学环境和学习氛围……

 

明德楼

 

一、注重言谈举止,学会待人接物

简释:

这两句话要合起来理解,意思是个人的品德修养,首先应该从小处、细处、平时、当下做起。即校园“知行路”的“行”字的起点。

长期以来,政治思想教育代替道德教育,公德教育代替私德教育,信仰取代修养,甚至谈修养而色变,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

而在传统文化中,却非常注重个人修养。例如儒家经典“四书”之一的《大学》,向来有“三纲”、“八目”之说:

三纲:明明德、新民、止于至善。

八目:正心、诚意、格物、至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在“三纲”中,“明明德”是“本”,在“八目”中,“修身”为“本”。“明德”、“修身”也就是“做人”,也就是我们教育的本质和目的。

对于个人修养,儒家讲究“学”“做”,即“知”和“行”。孔子不但“言教”,也注重“身教”。其弟子子游,子夏对此也有过议论。《中庸》特别强调个人修养要注重小处,细处。

“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道德的最高境界是自律。“慎独”,可以说对此强调到了无以附加的地步。

二、文质彬彬,然君子

简释:

出自《论语·雍也》:“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君子’。”

质,指朴素的质地,未加修饰的本来状态。引申为朴实。文:文彩,修饰。引申为文明,文雅。野:粗鲁,粗野,鄙陋。史,意谓象掌文书的史官一样,未免浮夸。彬彬是结合,配合的很均匀的意思。

文质彬彬,然君子:质朴少文则粗野鄙陋,文饰过度则华而不实,只有文与质配合适当,才是君子应有的文雅风度。

 

闻道楼

 

一、志于道   据于德   依于仁    游于艺

简释:

语出《论语·述而》。原意是:立志于道,据守于德,依倚于仁,游习于艺(艺,即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我们今天引用的意思是:立志探索人生、世界、宇宙的大道理;遵道而行必有心得,得者德也,据守在这个“德”上;由德而生仁心,时时与仁心相依不离弃;然后徜徉于科学的殿堂,遨游于知识的海洋,亦即: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二、究天人之际     通古今之变

简释

语出司马迁《报任少卿书》:“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究,探究。探究上天与人类社会之间的关系,通,会通,弄通古今盛衰兴替的规律。司马迁是在说明他著《史记》的目的。我们今天不妨用“天人之际”,代指自然科学,“古今之变”代指社会科学。其中既含有科学殿堂,知识海洋的意思,同时含有远大的理想和志向的意思。攀登科学最高峰,书写人生大文章。高三同学即将升入高校或踏入社会,古人有人生“三不朽”之说:首先立德,其次立言,其次立功。走出校门的一中人,一生都会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探求知识,学习技艺。做人问学,唯真唯实;以布衣而忧天下,建功立业,先忧后乐。这也是我们学校对高三同学的谆谆嘱托与殷殷期盼。未来无比灿烂辉煌,前途正不可限量,同学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