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当前阅读:       发布时间:2020-12-08

——邹平一中2018级升旗仪式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早上好!

2011年高考前,衡水中学有位叫李松的学生接受了媒体的采访。镜头前的李松说:高考很严峻,你多拿一分,就可以在全省压倒一千人,或者更多人,所以每一分钟的努力,都对我们都很重要。

我们中有的同学听到这样的采访,心里或许会觉得有点不屑,觉得是老生常谈。但是10年后的李松再次发声,这次他是以常驻联合国的外交官身份,为自己的母校、老师们送上了祝福。10年的时间,当年那个虔诚的把“多考一分,珍惜每一分钟”当成座右铭的高中生,已经站在了很多人难以企及的位置,正在实现他改变世界的愿望。

他当年的看法是没有个性、没有自己的主见吗?很明显不是,只是他心怀目标,暂时屏蔽了别的欲望,一心向理想看齐。我们现在的勤奋、努力、自律,为理想所付出的坚持最终改变的是什么?李松的10年之后的新的身份给出了我们答案。如果这种勤奋努力自律一直坚持下去,我想20年后、30年后的李松会有更好的改变。

如果说李松是通过勤奋努力改变自身命运的典型事例,那在昨天晚上的德育班会上,同学们看到的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于敏院士则是通过努力拼搏改变了民族的命运。

于敏院士被尊称为“氢弹之父”。目前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拥有氢弹这样的国之重器。而氢弹的构型分为两种,一种是美国的TU构型,一种就是中国的于敏构型。这种构型能以于敏的名字来命名,可见他的贡献是多么的了不起。

新中国成立两年后,于敏在著名物理学家钱三强任所长的近代物理所开始了科研生涯。正当于敏在原子核理论研究中可能取得重大成果时,1961年,钱三强找他谈话,交给他氢弹理论探索的任务。于敏毫不犹豫地表示服从分配,转行研究氢弹。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由于当时苏美等国对于核技术的垄断和对他国研究的打压态度,中国的氢弹研究是彻底白手起家。中国核武器研究的希望只能寄托于在西北荒漠中辛勤耕耘的科研和工程技术人员身上。

当时的工作环境是难以想象的艰辛。实验的场地一般是在荒漠人烟稀少的地方,生存条件比较恶劣。例如在新疆核试验基地进行实验时,零下三四十度的天气,早起刷牙拖鞋都会被冻在地上。工作装备非常简陋,除了一些桌椅外,只有几把算尺、算盘和一块黑板。当时全国只有一台每秒万次的计算机,这台计算机需要解决各方涌来的问题,只有5%的时间留给氢弹设计。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计算机不够用,那就人工顶上,好多数据都是通过算盘一遍遍的算出来的。于敏经常半跪在地上分析堆积如山的各种计算数据。办公室里一宿一宿灯火通明,于敏和同事为了琢磨一个理论问题,常常通宵达旦。

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美国用了7年零3个月,中国用了2年零8个月。如果说1964年中国首次试爆原子弹,仍然让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实际核武器技术抱有一定的怀疑;那么,仅仅不到三年的时间,在新疆罗布泊空爆的这枚氢弹,结果必然是当惊世界殊。西方科学家评论:“中国闪电般的进步,神话般不可思议。”中国在那个年代,面对的对手实力远在我们之上。如果不是我们拿出了守护国土安全的核心装备,其局面必然成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正是因为于敏及其科研团队的努力,中国才有了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的基础。

因为于敏的工作内容较为特殊,在28年时间里,他的名字都是绝密。直到1988年才解密。于敏曾经获得过2014年的“感动中国人物”。评委会给于敏的颁奖词是这么写的:一句嘱托,许下了一生,一声巨响,惊诧了世界,一个名字,荡涤了人心。对于此,于敏说:一个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没有的,能把微薄的力量融进祖国的强盛之中,便足以自慰了。

同学们,不管是李松,还是于敏院士,他们获得的改变或者成就,都是建立在对待学习或者事业的虔诚之心上。昨天晚上的德育班会上,我们都明确了高三最好的状态是:专注、自律、善思、坚持。其实这不仅仅应该是是高三状态,还应该是我们一直坚持下去的以后的做学问、做事业的状态。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若一直怀着虔诚的心态坚持下去,未来因为你而改变的会很多很多。时光不会薄带任何人,愿大家不负岁月,未来可期!